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357章 重击

咪乐|直播| app下载 开幕式上,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副院长王金定致欢迎辞,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陆先高致辞。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注射器里面只是非常平静的镇静剂,但是却对奉天产生了很强的疗效,让奉天的身体在瞬间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接着程倾城努努嘴,铠撒从后面走来,将奉天抗在了肩膀上面。

    “不然我就跟齐麟老大说,要么直接就关押起来就算了,整天这么费劲干什么?”

    听着铠撒话语里面的满腹牢骚,程倾城冷哼一声“这家伙的能力虽然挺厉害的,但是对于‘机械’类型的东西完全不管用,超能系的能力者跟动物系和自然系的能力者全部都截然不同,后两者能够更好的发挥,但是超能系的能力,能够克制的因素简直太多太多,你认为风恋尘和大熊是真的不堪一击吗?他们只是不了解奉天能力的缺陷,一旦让他们好好的思索一下的话,奉天这种‘孤儿’类型的能力简直是不堪一击。”

    “看起来越强的能力就越弱,这句话果然没错。”,铠撒只能够遗憾的说道。

    说话间,齐麟和玄霄他们已经乘船抵达,鱼人部队也将世界政府的那些战士们全部都屠宰的那叫一个干干净净,也很顺利的将世界政府军舰上面的物资全部都据为己有,齐麟换船,看着已经昏迷的风恋尘和大熊十分平静的说道“把他们统统都交给白渊吧,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跟世界政府之间的恩恩怨怨了。”

    辉星年少气盛,蹲在大熊面前冷笑道“这就是王将呀?没有丝毫风采,反而是略显狼狈呀!”

    “要不是大统领‘自闭孤儿’一样的能力,你认为能够这么轻轻松松的解决?”,贪狼看着齐麟说道“头儿,按照我来说…”

    齐麟看着他说道,主动说道“按照你来说,把他们两人困锁在水之都,然后跟世界政府谈判,继而换取等价交换的条件,然后我们趁机从里面捞一笔,或者说以他们为人质要挟世界政府不要报复我们,我们既得到了这样庞大的一笔战争物资,同时还能够避免后续的麻烦,是吗?”

    贪狼像是看神灵般的瞪大眼睛“老大,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啊,你也太聪明啊,我正是此意。”

    他美滋滋的看着齐麟想要跟他击掌,庆祝两人的思想同步和不谋而合的时候,齐麟踢了他一脚

    “你明天去财务把工资结算一下,统领你也别干了。”

    说完背着手转过身一边离去一边说道“这件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抢夺物资就是抢夺,传我的话下去,任何人都不许从中作梗想要捞取,有些钱虽然挣了,我就害怕你们没命花,我们在海洋上面的确是无敌的,但是如果真的惹怒了帝君虹,我觉得我们一夜之间就能够呜呼哀哉,不是每一笔生意都是能够顺风顺水的,吃相太难看,小心噎死。”

    “辉星你是没看过王将长什么样子?你想跟大熊谈恋爱还是咋地?”,齐麟说完骂道。

    几个统领们全部都是咳嗽着不敢声张,看着铠撒带走奉天,辉星吐吐舌头“大统领又要去吃苦了。”

    圣辉岛,海澜庄园的别墅里面,已经完全不被病痛折磨的齐麟拿起了烟灰缸旁边的香烟,静静的眺望着满城的夜色,敲门声响起,玄霄和铠撒两名得力干将走进来,首先是玄霄说道“大熊和风恋尘全部都交给白妖皇,那家伙的性格真的是难以琢磨,竟然非常的痛快就走了,他走了也好,不然还真的害怕闹出特别大的风波。”

    “白渊是四大主宰者里面最随遇而安的人。”

    齐麟弹了弹烟灰冷笑“什么事情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他就去做什么兴趣,说好听点叫做兴趣使然,说难听点就叫做毫无立场,堂堂四大主宰者之一,竟然联合世界政府进攻亚马逊森林,这不是等同于自己找拆迁队拆自己的老家吗?真搞不懂他是怎样的想法,铠撒,大熊的‘紫金熊皇’的抽取的怎么样了?”

    铠撒让出身,身后一名带着鸭舌帽、外星人电脑包、穿着AJ(出租车型号)球鞋的男人掏出一根注射器

    “已经拿到血液的样本了。”

    “交给雷克萨斯博士,半个月之内我要看到成果。”,齐麟又将香烟放在了烟灰缸上面,走向了办公桌,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合同递交给军机十一处的办事员“这个国度叫做‘纳星’国,同样是世界政府‘百国联盟’里面的一员,这个国家的一亿的纸币才相当于我们的一块钱,非常非常的贫穷,我已经买下这个国家了,‘熊皇血液实验’就从这个国家里面将‘实验品’运输过来,老人、小孩、婴儿、妇女、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品种我要看到不同的实验报告。”

    十一处的办事员点点头想要上前拿过合同的时候,齐麟一脸冷漠的再次强调

    “苍蝇是不会引起任何的注目的,不要心慈手软,能够被拿来做实验,我要让他们对我心存感激。”

    十一处的办事员点点头接过合同,然后补充“我们会这样做到的,保证他们会对你感激涕零。”

    齐麟动动手指示意他们离开,沉默已久的凯撒走出来一步说道“老大,普通人就算了,可是老人和婴儿…”

    “这是生意。”,齐麟面无表情拿起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

    “如果能够让动物系的血统像是商品般批量生产的话,那带给我们的利润就是难以想象的丰厚,我就是要让这些‘自命不凡’,认为自己血统高贵的能力者看看,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只是‘明码标价’的垃圾,再说只是实验,不会造成生命危险,这种事情秘密进行就可以了。”,齐麟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人变成动物虽然听起来是实验,但是怎么可能没有性命之忧?

    铠撒动了动嘴巴想要开口,但是最后只能够沉默以对的点点头。

    齐麟从桌子上面拿起烟盒昂昂头“走,我们去看看奉天。”

    海澜庄园里面的某一栋别墅内,某一个房间内,房间里面并没有开灯,只有电视上面的画面散发着幽幽的光泽,奉天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双手双脚全部都被铐住,脑袋上面带着一个‘电磁仪器’,齐麟他们面无表情的站在奉天的身边,尤其是司马良,两只水肿的大眼睛瞪得奇大无比,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毒青蛙般。

    “恩”,奉天慢慢的恢复着知觉,哼了一声后慢慢的睁开眼睛。

    电视的画面是一辆私家车在缓缓的移动,开到一动别墅的前方,穿着干净、满脸父爱的奉天抱着小女儿下了车,妻子一脸温柔的陪伴在他身边,进入房间后,奉天蹲下来撕开一包湿巾擦着女儿的小手,体贴的说道“小乖要记得爱干净啊,出去触碰了什么东西都要记得擦手,家里面的干净卫生也要注意,知道吗?”

    坐在椅子上面的奉天双眼中涌动出一股股的眼泪,喃喃的喊道“小乖…我的小乖…”

    司马良点点头,身后的人拉开了电闸,顷刻间只看到电流涌动,刺痛着奉天的四肢让他的全身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脑袋上面的电磁仪器更是连接着奉天的脑部神经,疯狂的刺激着,奉天疯狂的痉挛着,嘴巴里面不断的吐出一股股的白泡沫,随后电闸关闭,他低着头坐在黑暗里面,神智不清的呼吸着。

    电视的画面内,一家三口正在其乐融融的喝着下午茶,只看到贪狼破门而入,掏出手枪就是一顿扫射,妻子、孩子全部都惨死在血泊里面,看到这里,奉天难以接受的发出一声声疯狂的怒吼,伴随着瞳孔的涣散,他破口大骂道“夏天,夏天你杀掉了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我要找你拼命,你是我的仇人。”

    齐麟打了一个眼色让司马良跟着他走出来。

    “他这样的‘精神洗-脑’还要多久?”,齐麟问道。

    “他对他女儿的执念简直就是太深厚了,保守估计还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司马良伸出三根手指头。

    齐麟倒抽一口凉气不耐烦的说道“超能系-记忆能力的人还没找到吗?”

    司马良唯唯诺诺的摇摇头,一脸的猥-琐和担惊受怕的样子。

    “你也看到了,这家伙连和平阁的长老和王将都能够瞬间制伏,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就是一个恐怖的怪物,我必须要让这颗炸弹为我所用,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超能系-记忆能力的使用者找到,你找不到的话,你让‘月下毁灭’帮你一起找啊,玄霄的事情没让他帮忙,这么点小事他应该不会拒绝吧?”,齐麟冷冷的告诉司马良。

    嗯嗯嗯,司马良连续答应了三声,看了看四周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我要不要再去证实证实,我上次当面拆穿他的时候,我根本没看出来丝毫惊慌的表情,这件事情要是我们搞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那是他演技好。”,齐麟说完后沉思了一下“倘若你真的想要去证实,你从何处下手?”

    “那个疯女人!”,司马良言之凿凿的确定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为清楚月下毁灭到底是谁的话,她就是头一个!

    XXXXX

    世界政府,通往帝君虹办公室的走廊上面。

    看着身体上面缠绕着绷带的大熊和风恋尘,寇枭一脸难受的别过头。

    “对不起,老寇,这次的事情是我搞砸了,从主观上来看,就是我搞砸了,既弄丢了所有的物资,也让我们想要从海洋上面进攻亚马逊的航线道路被破坏掉。”,大熊先是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接着说的“但是客观的说,老寇,我TM是真的没想到那个小子的超能力居然那么厉害呀,你也让金表组查询了,根本就没有‘病疫能力’这种存在,我怀疑这种能力跟‘灵魂能力’相似,都是‘封禁能力’,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寇枭摆摆手示意他真的不要说话了,因为这件事情他真的已经是心力交瘁。

    大熊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主君,怎么说?没生气吧?”

    “他还不知道呢。”,寇枭说道“昨晚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简直太快了,而起上午的时候他跟唐夜麟和颜千姿刚刚见面,没有管辖进攻的事情,待会儿你们自己进去跟他说吧。”

    大熊带着哀求的眼神说的“我不会讲话,要不你帮我说,你就正常那种公文上报的方式就行了,到时候我反正就是双腿一跪,要杀要剐随便大主君,要我这条命我也不二话,但是有时候这种文职的东西,我真的是脑壳疼。”

    寇枭指了指里面,先进去再说吧。

    帝君虹的办公室里面,唐夜麟和大小姐前脚刚走,他便已经打开小火正在煮水,然后将一份号称‘天价’的拉面放进锅中,此时此刻正在一边煮一边不断的加着大虾、麻辣、素菜这些调料,一锅拉面那叫一个五颜六色,帝君虹舞动着筷子不断的搅动着,然后闻了闻腾腾热气,满足的发出一声感叹声。

    敲门声响起,外面响起寇枭的声音,接着一群人推门走了进来。

    “这不我老寇吗?我平时就要强调你们要学习寇枭王将这种爱岗敬业的精神。”,帝君虹用筷子挑起拉面放进碗里面,然后欣喜的看着大熊和风恋尘“这不我熊熊和长老吗?看你们这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是TM的好消息,我向来强调,诶,这出去办事,一律向大熊王将看齐,学习他那种一丝不苟的态度,尤其这次有风长老坐镇,那简直是如虎添翼!说说吧,齐麟开出了什么条件,我想要听这份喜悦的捷报啊!”

    他用筷子挑起来一大坨拉面,“呼呼呼…”的吹着上面的热气,然后“呼噜噜”的吸着拉面。

    正当他美滋滋准备一吸到底不要断面的时候,寇枭说道

    “一百零八艘战争物资全部都被齐麟扣掉了,世界政府战士被杀得一个不留,大熊和风长老没能力守住,被人打晕,让白妖皇带回来的,白妖皇没脸见你没好意思进来,齐麟向我们发动进攻了。”

    呼噜噜吸着拉面的帝君虹“哗啦啦”将嘴巴里面的拉面全部都吐出来……

    身子往沙发上面一靠,筷子朝着桌子上面一丢,一脸难受的别过头,嘴巴里面喊着“操…”

    一群人站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帝君虹难以置信的问道“扣了?进攻了?杀人了?航线也不让走了?全TM完犊子了?”

    大熊低着头一脸愧疚的走上前,喉咙里面像是卡着痰答应了一声,然后清了清嗓子“恩恩”了两声。

    接受现实的帝君虹冷笑起来“完美,漂亮,真是利落干脆,连根毛都没带回来,让我无可挑剔。”,随后他好像是一边哭一边笑有些无语的说道“有胜有败很正常,恩,很正常,大熊你也不要愧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很疼吧?过来吃面,不要有心理压力,这种事情…真的…真的…”

    大主君仿佛马上要心肌梗塞一样,捂着胸膛哭笑不得“真的无法掌控,没事。”

    寇枭疯狂给大熊使眼色让他不要过去,但是大熊美滋滋的坐在了帝君虹旁边,还煞有介事的说道“我也没曾想那小子的能力居然这么牛-逼,呼噜噜…”,大熊吃了口面后翘起大拇指“大主君,您这面做的可真实炉火……”

    “你TM居然还有脸回来!!!!”,本来看起来没事的帝君虹突然勃然大怒的一声怒吼,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大熊的脸上,清脆的把掌声让寇枭他们全部都是别过头不忍观看,大熊这小子心思细腻,但是就是太不了解帝君虹的脾气了,唉,寇枭一声长叹的时候,帝君虹单手抓住大熊的头发将他提起来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一脚狠狠的踩踏在大熊的胸腔上面,“呕……”大熊刚吃的面全部都吐出来,帝君虹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是猪还是脑子有问题?战争物资有多么贵重多么重要你不知道?你八大王将被人打的伤痕累累的回来见我很自豪?王将的脸啊,全部都让你丢到太平洋上面去了,你搞什么?你玩什么?你怎么办事的?”,愤怒的帝君虹握着拳头上面充满了宇宙的力量想要给大熊的脑袋上面狠狠的来一拳。

    但是看着大熊闭着眼睛一脸惧怕的样子,帝君虹又痛苦的取消招式。

    他杀气腾腾的看向的风恋尘,风恋尘不断的退后“大主君,大主君,我真的没想到…我是那个部门的……”

    “咚!!!!!”,守卫在走廊上面的战士们只看到风恋尘撞破办公室门的从里面能飞出来,随后身体飞跃了整个走廊,狠狠的撞击在长达百米的走廊尽头,然后眼睛一阵翻白直接昏迷在地上。

    “谁敢管他我弄死谁!”,帝君虹的咆哮响彻整个办公区域,无人不低下头。

    大熊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站的端端正正的说道“大主君,我错了,您怎么罚都行,我错了。”

    看着他那个样子,帝君虹捂着脸不断的摇头。

    “把锅,全甩到风老头身上去。”

    “已经这样做了。”,寇枭回答道。

    “航线没了?”,帝君虹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寇枭摇摇头“看齐麟这么强硬的态度和架势,真没了,我们不能够从海上走。”

    “这么多部队、装甲、物资、人员、我不走海上走我还能飞过去不成?”,帝君虹无奈的吐槽完,索性直接盘腿坐在地上一阵唉声叹气,然后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大熊“你怎么被人弄成这个熊样子的?这一夜之间,我的王将就这么不堪一击了?你怎么被人打败的?”

百度